?

我对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她也算有了一技之长了。这一技还是有用的。我这个须眉男子,自愧不如这个"娥眉"。 她怅惘地说:“子之丰兮

作者:物流 来源:搜卡动漫志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0-20 05:41 评论数:

在恋爱过程中,我对她真是我这个须眉有时双方感情不够融洽或暂时不来往了,我对她真是我这个须眉在诗篇中表现出妇女的各种不同情绪和性格。《郑风·丰》是一位女子后悔没有答应男子要求而患得患失的诗。男子走了,她怅惘地说:“子之丰兮,候我乎巷兮。悔子不送兮!”如果情人再来的话,她一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他一道走或嫁给他。《郑风·狡童》是写一位女子被男子疏远的诗。她为了狡童不和她讲话和吃饭,气得唱道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言兮。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餐兮!”《褰裳》诗人也遇到这种情况,但她不是一人在苦恼,而以一种爽快的口吻对情人说子惠思我, 你若爱我想念我,褰裳涉溱。 提超衣裳淌漆河。子不我思, 你若变心不想我,岂无他人? 难道没有别人么?狂童之狂也且! 呆子里的呆子呵!她的性格与《丰》、《狡童》诗人很不相同,是比较爽直泼辣的家庭的和睦是建立在夫妻之间感情真挚的

反映贵族生活的诗,佩服得五体有些是直接打发他们的悲观失望的没落情绪的如《邶风·北门》、佩服得五体《王风·黍离》、《唐风·蟋蟀》、《曹风·蜉蝣》等;也有一些是写兄弟之情、朋友之谊、游宴之乐和别离之哀的。《小雅》中的《伐木》:伐木丁丁, 砍树铮铃响鸟鸣嘤嘤。 小鸟嘤嘤唱。出自幽谷, 鸟从深谷出,迁于乔木。 搬到大树上。嘤其鸣矣, 鸟儿嘤嘤啼不住,求其友声。 追求朋友声欢畅。相彼鸟矣, 看那小鸟是飞禽,犹求友声, 尚且求友不断唱,矧伊人矣, 何况我们是个人,不求友生? 道朋友不来往?神之听之, 听说人们能友爱,终和且平。 神明会把和平降。这是一首宴饮朋友故旧的诗。作者虽然是一位贵族,但诗人以鸟求友起兴作比,语言生动活泼,是《雅》中的好诗。《小雅·常棣》以兄弟关 方玉润的《诗经原始》是一部仿效《诗经通论》的书,投地她也算方氏的议论多采用姚际恒的说法,投地她也算但也有新的意见。魏源的《诗古微》也是反对《毛诗》的。他虽然祟奉的是三家诗说,但实际上颇多个人的创见,如说《商颂》是周代的祭祀诗等,有不少地方是很精辟的。反《毛诗》的重要着作还有崔述的《读风偶识》。崔氏不但反《毛诗》,就是对三家诗的说法也有许多辩驳。他在这本书和其他着述中,发展了前人对《诗经》的研究,如主张《二南》独立说,反对采诗删诗说;在分析《国风》诗篇主题时,也有独到的见解。此外,还有许多对《诗经》的内容或形式作某一方面的深人研究的着作,如三国时吴国陆玑《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》专门指出毛诗中提到的动植物今昔不同的名称,是这方面最古的专着。宋王应麟有《诗地理考》,清洪亮吉有《诗天文考》,是专门考证《诗经》时代天文地理的。《诗经》时代的读音与后来大不相同,于是就有隋陆德明《经典释文·毛诗音释》、明陈第《毛诗古音考》、清顾炎武《诗本音》、江有浩《诗经韵读》等

  我对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她也算有了一技之长了。这一技还是有用的。我这个须眉男子,自愧不如这个

房的快乐心情。”如跂斯翼,有了一技如矢斯棘,有了一技如鸟斯革,如翚斯飞”(象踮起脚跟那样端正,象射出利箭那样齐整,象飞鸟展翅那样宽广,象野鸡羽毛那样鲜明),四句一排,更是将新房子形容得具体而又生动。这首诗虽然每章用排比,但句法极多变化,所以在整齐中又有参差错落之致,最能体现排比的艺术效果。仅代辞赋家多用徘比的句式,如贾谊,弥衡在他们的名篇《鹏鸟赋》、《鹦鹉赋》中也都运用了排比的修辞,加强了作品的感染力。九 对 比把两种相反的东西并列在一起,使彼此的特点更加突出,叫做对比。这是一种常见而有用的辞格。对比和排比、对偶时有交错的现象,如排比中的“表反正”,对偶中的“反对”,就都包含着对比的内容。不过排比以字同意同为经常情祝,不一定有矛盾的内容;而对偶在字面上更讲究两两相对,并避免重复,没有对比这样可以自由伸缩。所以对比还应该成为一种独立的修辞格。如《小雅·北山》: 分给周公旦、长了这一技召公奭做采邑,长了这一技采邑不是国,不能加上“风”的称号,所以编诗的人就用采邑地名周南、召南做诗的标目。其实南既然是地名,自然也有它的地方乐调,列在《风》里,并没有不妥之处,又何必独立呢?《毛序》还有一种“变风变雅”的说法,他说:“至于王道衰,礼义废,政教失,国异政,家殊俗,而变风变雅作矣。”这是从它产生的社会根源立论的。马瑞辰加以说明,他说:“盖雅以述其政之美者为正,以刺其政之恶者为变也。”他认为正风正雅是歌颂统治阶级的诗,变风变雅是暴露统治阶级的诗;这是从诗的性质立论的。郑玄将《二南》二十五篇列为正风,《邶风》至《豳风》十三国列为变风。《鹿鸣》至《菁莪》十六篇列为正小雅,《文王》至《卷阿》十八篇列为正大雅,《六月》至《何草不黄》五十八篇列为变小雅,《民劳》至《召昊》十三篇列为变大雅。他们所谓“变”,是对“正”而言,认为暴露统治阶级的诗,是不正的。实际上《诗经》里一些讽刺诗和爱情诗都是好诗,这不是把许多好诗故意贬低了吗?他们所谓正风的《二南》中的《羔羊》,不是一首讽刺暖衣饱食的剥削者的诗吗?《野有死麕》,不 风、还是有用雅、还是有用颂虽以音乐分,但风既是地方的乐调,其配合的歌词,多半是里巷歌谣言情之作,既是民歌,当然会反映人民的生活思想内容与其艺术特点。风诗亦有贵族作品,它流传于民间,得到了人民的广泛传诵和批准。《小雅》中也有民歌,如《谷风》、《采薇》,它可能产生于陕西的郊区,用该地的调子歌唱的,故列入《雅》中。《颂》则全为统治阶级歌功颂德之作。所以《诗经》虽以音乐分类,但这种分类是和诗歌的思想、艺术密切相关的。此外,在这里还要介绍一些与《诗经》有关的名词,这些名词在以往研究《诗经》的着作中是随处可见的。诗之六义:风、雅、颂都是从音乐上得名的,古代的《诗经》整理、编订者们即按此标准将诗篇分类,于是这三种乐调便成为《诗经》中三种不同的体裁。另外,《诗经》还有三种杰出的艺术表现手法叫赋、比、兴,《毛序》将风、雅、颂、赋、比、兴放在一起,统称为诗之“六义”。四诗:有人主张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是独立的部分,不能算在《风》里,应该和《风》、《雅》、《颂》并列,叫做“四诗”。倡《二南》独立的,开始于北宋

  我对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她也算有了一技之长了。这一技还是有用的。我这个须眉男子,自愧不如这个

夫”。《左传》说:男子,自愧“王臣公,男子,自愧公臣大夫,大夫臣士”,士的地位低于大夫,所以他不得不辛辛苦苦地做事。但是当他看到比他等级高的人却在舒舒服服地享乐而不干活时,他不服气了,唱出了这首抗议式的诗篇。这种抗议正反映了当时统治阶级内部各阶层之间的矛盾。这种矛盾,有时也达到很尖锐的程度。如《巷伯》诗人说:取彼谮人, 抓住那个小丑,投畀豺虎! 捆起来丢给虎猿。豺虎不食, 虎狠嫌他太航胜,投界有北! 把他摔到北大荒。有北不受, 北大荒嫌他卑鄙,投畀有昊! 送他上老天的公堂对于那些造遥诽谤的当权者,真可说是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了。这些谴责,虽然出于切身利益的受损害,但受压抑的人物,还是比较正直的。七 周族史诗《大雅》里有五篇祭歌,反映周族起源,发展 夫婿遗弃而幽居在空谷的佳人的悲惨命运和高洁品格,不如这个娥其实也就是作者自己。仇兆鳌《社诗详注》说:不如这个娥“旧谓托弃妇以比逐臣,伤新进猖狂老成凋谢而作。”陈沆《诗比兴笺》说:“夫放臣弃妇,自古同情;守志贞居,君子所托。‘兄弟’谓同朝之人,‘高官’谓勋戚之属,‘如玉’喻新进之猖狂,‘山泉’明出处之清浊。摘花不擂,膏沐谁容;竹柏天真、衡门招隐。此非寄托,未之前闻。”他的分析,确能指出《佳人》一诗运用比兴寄托的特点。这种特点,在《诗经》以后的诗歌创作中,是常见的手法了。不但如此,在诗歌理论中,比兴也就成为强调作品的社会意义与政治意义的一个概念了。如陈子昂说齐梁间诗的“采丽竞繁而兴寄都绝”,白居易说梁陈间诗‘率不过嘲风雪、弄花草而己。……于时‘六义,尽去矣!……世称李杜,……索其《风雅》‘比兴’,十无一焉”。陈、白都是反对齐梁绮靡形式主义的诗风,而提倡《诗经》的现实主义传统的。陈提出“兴寄”,白提出‘六义”,于“六义”中特别强调“比兴”。宋词一般可以分为豪放、婉约两个主要流派,但绝大多数词人可说是属于婉约派的。婉约派的特点之一,是以闺情离别为主要题材。

  我对她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她也算有了一技之长了。这一技还是有用的。我这个须眉男子,自愧不如这个

甫墓志铭》中称赞地说:我对她真是我这个须眉“上薄《风》《雅》,我对她真是我这个须眉下该沈宋,言夺苏李,气弄曹刘,掩颜、谢之孤高,杂徐、质之流丽,尽得古今体势,兼人人之所独专。自诗人以来,未有如子美者。”方孝孺《谈诗》说:“举世皆宗李杜诗,不知李杜更宗谁?能探《风》《雅》无穷意,始是乾坤绝妙辞。”他们都指出了《诗经》对杜甫的巨大影响。杜甫揭起了“亲《风》、《雅》”的大旗,推动了唐代诗歌的发展,中唐白居易等所提倡的新乐府运动,就是在《诗经》、汉乐府、杜甫启发下所形成的现实主义的诗歌运动。白居易着有《白氏长庆集》七十一卷。他把自己的诗分为讽谕、闲适、感伤、杂律四类。白诗的精华首推讽喻诗包括《秦中吟》、《新乐府》共一百七十多首。多半是针对社会上不合理的现象给以无情地揭露和批判,是中唐时代的一面镜子。讽喻诗的内容大约有如下几个方面:第一,反映人民疾苦和揭露统治者横征暴敛的,如《杜陵叟》:“剥我身上帛,夺我口中粟,虐人害物即豺狼,何必钩爪锯牙食人肉!”《卖炭翁》“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……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炭残愿天寒。”《纳粟》:“有吏夜

父、佩服得五体孟子究竟是什么人,佩服得五体却还是不知道。至于《诗经》中的许多民歌,那就更无法知道它出自哪一位劳动者之口。比如《伐檀》,我们只能估计是一群伐木造车的工匠们的愤怒坑议;《七月》,也只能揣测它是农夫和农妇们在拼作、采桑时的集体歌唱。《氓》是一位弃妇悔恨之词,《君子于役》是一位思妇缠绵之作。由于他们的吟唱引起了许许多多人的共鸣,所以能在民间广泛地口耳相传,不断地修改,成为集体的创作。其最初作者为谁,倒并不是很重要的了。汉代的经师们,对《诗经》的作者,有不少说法。如《毛序》说《燕燕》是卫庄姜的作品,《韩诗》说它是卫定姜所作。渭人崔述反驳说:“此诗之文,但有惜别之意,绝无感时伤遇之情,而诗称‘之子于归’者,皆指女子之嫁者言之,未闻有称‘大归’为‘于归,者。恐系卫女嫁于南国,而其兄送之之诗;绝不类庄姜、戴妫事也。”崔氏按诗的内容,分析主题和作者,非常精确。汉代经师的说法往往主观臆断,大都是不可靠的。总之《诗经》的作者,有农民,也有士兵,有官吏,也有贵族,有男子,也有妇女。他们的作品,有随心所之的歌唱,也有刻意精心的吟哦, 气,投地她也算多半写作宫廷诗、投地她也算艳体诗,以上官仪为代表。后陈子昂出,认为形式主义诗风不能反映时代的广阔现实,提出诗歌革新的主张。他在《修竹篇》序文中说:“文章道弊五百年,汉魏风骨,晋宋莫传,然而文献有可征者。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,采丽竞繁而兴寄都绝;每以永叹,思古人。常恐道遇颓糜,《风》《雅》不作,以耿耿也。”他主张诗歌要象《诗经》和汉魏建安时代诗歌一样,要有现实性的社会内容和明朗刚健的风格。陈子昂的主张,在屠代诗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开辟了一条复古革新的道路。盛唐伟大诗人的代表是杜甫,他在宦途上一直不得志,经常过着飘泊流浪的生活,从而有机会接触到在战乱中流离失所的穷苦人民。他的现实主义的诗歌创作,真实地反映唐代王朝由盛而衰这一历史阶段中的社会种种现象,而被后人称为“诗史”。杜甫最关心人民,最同情人民,《赴奉先咏怀》说:“穷年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。”“彤庭所分帛,本自寒女出。”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”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说: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”《又呈吴郎》说:“堂前扑枣任西邻,无

弃疾,有了一技有时也采用这种美人香草为比兴。象苏轼的《贺新郎》(“乳燕飞华屋”)上阕以美人香草为比兴,有了一技下阕以石榴为比兴,借写其身世的感概。辛弃疾的《摸鱼儿》(“更能消儿番风雨”),上阉就以花草为比兴,下阕则以美人为比兴,借抒其家国之恨。豪放派词人的作品尚且如此,一般婉约派词人的作品就更不消说了。至于通篇比兴,在《诗经》中只有《豳风》的《鸱鴞》和文人创作的《小雅·鹤鸣》。在屈原作品中,只有《橘颂》一篇。但在后人诗歌中,这种通篇比兴法,就运用得很为广泛了。李白的《笑矣乎》(咏史)、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(游仙)、《蜀道难》(咏物)、《长相思》〔艳情)。杜甫的《述古》(咏史)、《幽人》(游仙)、《病橘》(咏物)、《佳人》<艳情),都是运用通篇比兴的手法,来表达其社会内容的。最突出的,莫如李商隐的《无题》诗,其中一部分是抒写他自己的秘密恋爱,一部分是借泄其身世之感。他有一首《无题》是这样的:“八岁初照镜,长眉已能画。十岁去8$青,芙蓉作裙钗。十二学弹筝,银甲不曾卸。十四藏六亲,悬知犹未嫁。十五泣春风,背而秋千下。”马茂元同志《唐诗选》在这首诗前的题解上说:“这诗通 情之何以移,长了这一技而神之何以旷,长了这一技则此诗可不必细绎而自得其妙焉。……今世南方妇女,登山采茶,结伴讴歌,犹有此遗风焉。”他对这首诗的评语,是比较确切的。狩猎是周代人民劳动的一个项目,《诗经》里反映当时人民狩猎生活的,有《周南》的《驺虞》和《齐风》的《还》(古与“旋”通)。《驺虞》是写人民在野地里打猪打野兽的诗。《还》是写两位猎手在打完狼后相遇于峱山,彼此称赞射击手艺轻巧的诗。《秦风》的《驷驖》,《郑风》的《大叔于田》两首诗,都是赞美贵族善猎者。秦公打猎有车马和随从者的排场,打完猎之后,又到北园去休息游玩。《大叔于田》是描绘大叔射箭、驾车、搏虎、逐兽的壮勇,猎后态度的从容。他们都是以狩猎为游戏之一,和人民歌唱自己劳动生活的诗篇,在本质上是不相同的。《诗经》民歌里全面反映农业生产劳动的诗歌很少,这是为什么呢?有人说:“当时的农奴一年到头忙着耕种服役……哪里还有心肠来对他们的农业生产作正面的全面的描写与歌咏。”这种说法是不妥当的。“饥者歌其食,劳者歌其事”,诗歌的素材是由劳动派生的;难道因为忙="">

求。简短的二章八句,还是有用好象看见一群男女欢乐歌舞的场面,还是有用节奏嘹亮的歌声中有一对对的男女“对歌”。这是当时民间歌唱的一种流行的形式。《鄘风·桑中》是劳动人民抒写他们幽期密约的诗:爰采唐矣? 在哪采集女萝呀?沫之乡矣! 在卫国朝歌乡呀!云谁之思? 猜猜我心在想谁?美孟姜兮! 漂亮大姊阿姜呀,期我乎桑中, 约我等待在桑中,要我乎上宫, 留我相聚在上官,送我乎淇之上矣! 送我淇水口上呀!诗人在采植物的当儿,想起过去曾和一位美女相会的往事,唱出了这首歌声燎亮、节拍悠扬的诗篇。据后人考证,桑中亦名桑林、桑间;卫地原是殷商的首都,桑林之社原来是商汤祷雨的地方,后来成为人民祭祀聚会的场所。《墨子·明鬼》篇说:“宋之有桑林,楚之有云梦也。此男女之所属而观也。”宋为殷后,宋人继承了他们 蘧篨不殄。 碰上个蛤蟆没好相。鱼网之设,男子,自愧 张网把鱼盼,男子,自愧鸿则离之。 蛤蟆进了网。燕婉之求, 本想嫁给如意郎,得此戚施。 碰上个蛤蟆四不象。全诗都用“借喻”的手法,以蘧篨、戚施(即我们现在说的癞蛤蟆)喻卫宣公的丑恶,以燕婉喻公子汲的美好。新娘描心里盼着嫁个美貌郎君,却不料半路上被这么一个丑老头劫夺了去。诗人没有点出卫宣公的名字,但了解了诗的背景,就可以明白地看出人民对卫宣公的僧恨和蔑视。统治阶级中这种乱伦的丑行又何止一人呢!卫公子顽同庶母齐姜私通,老百姓很透了他,觉得这种丑言秽行讲出来都会污嘴的。《鄘风·墙有茨》中他们唱道:墙有茨, 墙上有蒺藜,不可扫也。 不要扫掉呀中冓之言, 宫廷夜里话,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