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我简直惊异了!奚流怎么会有这么个儿子?贾府里生了个贾宝玉,爱也不好,舍也不好。也是"气数"吧。 这个消息万丽已经知道

作者:货架 来源:翻译速记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0-20 05:46 评论数:

  这个消息万丽已经知道,我简直惊异办公室老师也议论过,我简直惊异万丽也曾动了一动心,但细细一想,又觉得这事情有点缥缈,好像离她很远,她够不着。但是康季平不着一字的信,却让万丽再次动摇起来。她鬼使神差,偷偷去报了名,又请病假去考试,结果也没怎么费神,竟然被录取了,分在市妇联,从一个中学老师变成了机关干部。万丽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一下康季平,她通过114查号台,查到了母校总机电话,拨通后,就可以直接转到母系了,但最后她还是没打这个电话。

万丽心里乱成一团,了奚流怎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,了奚流怎自从陈佳提了副科长,万丽就考虑会有这一天,她也曾想过,是不是干脆调出宣传部,但拖拖拉拉,始终没有下得了决心。现在赵军要走了,科长的位子空出来,事情就迫在眉睫了,但一切也已经太迟了,就算现在万丽提出来要走,也不可能走得那么快,恐怕至少要在陈佳提起来以后她才能走得了,正科长的位子是不可能空着的。组织上在决定挪动赵军这颗棋子的时候,另一颗棋子也早已经举在手里了。所以,在这个冬天的夜晚,一切看上去都很平静很正常甚至很温馨,但对万丽来说,最最残酷的也是她最最不能接受的结果已经摆到面前了。万丽心里乱跳了半天,会有这么个好,舍也不好也是气数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,会有这么个好,舍也不好也是气数双方的话都说得绝了,下面的事情,就难办了,要想转弯,也不好转了,但最后吃亏的还是万丽,毕竟这钱,是要万丽掏出来还。万丽思来想去,真是走投无路了,电话又响了,万丽心存的最后一点希望又燃了起来,电话是平原打来的,平原生气地说,万总,我一直很尊重你的人格,可想不到你还是告诉了李秋。万丽说,是不是我告诉李秋的,早晚你们会搞清楚,我现在说,你也不会相信,我不想解释了。平原说,万总,无论是谁说出来的,我也知道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事情早晚得让人知道的,我给你打电话,是想求你,许红的房约还是跟她续签了吧,我和许红是有过一段往事,当年也是为了她我才离婚的,但早已经结束了,可是许红不肯放过我,如果不跟她续签,她会把这件事情到处宣扬,我自己反正也就这样了,我担心李秋——万丽说,你别说了。她心里一阵一阵地疼痛起来,觉得自己为了逃避债务,把事情做得太过分,实在无脸面对平原和李秋,她鼻子一酸,说,平原,合同已经续签了,手续都办好了,至于公司欠李秋的钱,我再另想办法。

  我简直惊异了!奚流怎么会有这么个儿子?贾府里生了个贾宝玉,爱也不好,舍也不好。也是

万丽心里美得不轻,儿子贾府里但嘴上说,儿子贾府里有那么好吗?伊豆豆毫不客气道,当然没有,他们只看到你的表面,看不到你的内心嘛。万丽说,照你说来,我的内心很丑恶?伊豆豆说,不丑恶,是可爱,是天真,你总是在左右摇摆中过日子,永远拿不定主意,你别摇头,你也别不服,就说对待林美玉这个人吧,你走之前,我明明跟你说过,她的作为,她拍领导马屁的功夫,要么你就学她,要么你就只当看不见,结果你呢,既瞧不上她,也学不上她,偏偏心里还要酸她,你这日子是不大好过啦。万丽说,你怎么都知道,是老秦告诉你的?想不到这种老实人也喜欢多嘴多舌。伊豆豆道,就算老秦不说什么,我还不能猜出你来?你呀,往前看看,真是无路可走了,只有一条路,退回去,不要上大学,不要受高等教育,教育受多了,成了知识分子,就是这弱点,就是这毛病。万丽说,我不退,退回去干什么,我还要进呢,我还读研究生呢。伊豆豆说,你读吧,读吧,读到博士后,你也还是你,还是个进退两难的大家闺秀。万丽心里猛地被一刺,生了个贾宝已经消失了的那片阴影,生了个贾宝又被伊豆豆挑回来了,她不想再听了,说,不说了吧,你单位这么忙,你怎么跟没事似的,一天到晚跑来嚼舌头?伊豆豆说,我话还没说完呢,我看这机关上上下下,陈佳要想找个人说说知心话,除了你,她还真找不着呢,她敢跟我说吗?她敢跟你们计部长说吗?也就数你万丽万小姐了。万丽嘴上说,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,又说我们是你死我活,又说我们可以说知心话。伊豆豆又说,你不看武侠小说吧,武侠小说里都是这样。说着看了看表,道,万小姐你放心,我也没有时间逼你的供了,就算有时间,我也逼不出你一丁点东西来的,你从来是个没嘴的葫芦,不对,是个肚大嘴小的茶壶,最好别人拼命往你里边装东西,你呢,一点也不要倒出来。万丽说,你知道就好,如果你心里不平衡,那你以后就少告诉我一点小道消息。伊豆豆夸张地扬了扬眉毛说,我的万小姐,你也太天真可爱了,你以为我对你就是竹筒倒豆子?你难道真以为我是对你无话不说的?我找情人也会告诉你?万丽说,你找了吗?伊豆豆说,找了,就是你家孙国海。万丽脸一红,不知说什么了,伊豆豆高兴得大笑着走了。万丽心里明白,玉,爱也耿志军和小白可能是看到孙国海来了,玉,爱也才走的,这么想着,心里不由得又热了起来,尤其是耿志军,虽然一直板着脸,说话也没有一句好听的,但毕竟……但是,一想到耿志军,万丽心底的阴影又爬了出来,前面的路,该怎么走,能不能走好,她心中无数,隐隐的,还有一种说不清的不安不祥的感觉。

  我简直惊异了!奚流怎么会有这么个儿子?贾府里生了个贾宝玉,爱也不好,舍也不好。也是

万丽心里气,我简直惊异就跟婆婆说,我简直惊异婆婆总是耐心地听完万丽的委屈,然后不紧不慢地说,万丽,你别生气,现在你的任务是养好身体,保好宝宝。万丽说,不是我要气,是他老是气我,像昨天晚上,说好了不超过九点回来的,我等到十二点也没回来。婆婆说,那你就不等他。万丽心里实在想不通,了奚流怎平心而论,了奚流怎聂小妹并不是一位没有境界的女同志,她毕竟当过好多年的乡党委书记,现在又是县委副书记,也上过大学,还读了研,学历、经历都摆在那里,要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,万丽与她几个月相处、接触下来,感觉聂小妹和余建芳那样的女同志不一样,她是真有才能,真有水平的,又是从基层实打实地干起来的,懂政治,也懂经济,聂小妹在担任乡党委书记期间,江洋乡的乡镇企业从零开始,从无到有,飞速发展,许多企业都是聂小妹亲手抓起来的,从谈项目开始,一直到建厂、投产、甚至销售,聂小妹都一一过问,亲自操作,除此之外,聂小妹还是一个懂生活的女同志,这一点上也不像余建芳,余建芳是永远只知道闷头学习看材料,但聂小妹会谈服装,谈化妆,谈时尚,她的品位她的眼光,常常令万丽折服,但万丽就是不能明白,就这么一位有见地有境界的女同志,为什么有时候会说出与她的身份与她的品位境界完全不相符合的话,做出像她这样的女同志不可能做的事情?在说这些话、做这些事的时候,聂小妹简直就是另一个聂小妹,水平低得让你不敢相信,但事情一过,你再一转身看她,她又是那个有分寸的得体的聂小妹了。变脸之快,令人瞠目结舌。

  我简直惊异了!奚流怎么会有这么个儿子?贾府里生了个贾宝玉,爱也不好,舍也不好。也是

万丽心里跳了一下,会有这么个好,舍也不好也是气数掩饰着说,会有这么个好,舍也不好也是气数你是地下组织部,你都知道。伊豆豆说,那当然。许大姐的事情,我能不清楚?所以,最后事情没成,戴部长倒没落下什么话柄,对许大姐可是影响不好,她一直是个端正的人,都熬了一辈子,到最后却没能保持晚节。万丽说,你也言过其实了,这也说不上什么晚节不晚节的,她又没有犯错误。伊豆豆说,错误是没犯什么,但反正名声不好听了,要是戴部长上了,扶正了,或者哪怕挪个部门扶正,也就没有这样的麻烦,但现在,戴部长原位不动,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了,别人也不会再忌讳他什么了。

万丽心里一惊,儿子贾府里说,儿子贾府里什么肝脏不好,什么情况?严重到什么程度?小包说,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康季平也没有跟我们说,我也是背后听到医生在议论。万丽放下电话,心里一阵乱跳,聂小妹进来了,万丽说,我想请假回去一趟,聂小妹说,家里有急事吗?万丽说,是。聂小妹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电话又响了,是康季平打来的。万丽急了,说,你还打电话干什么?你不是在急救病房吗?怎么打电话的?康季平道,别那么紧张,天没有塌下来,不就是多喝了点酒嘛。万丽说,你的肝脏有什么问题?康季平说,是姜银燕瞎说什么了?万丽说,不是姜银燕说的,是小包听医生说的,你告诉我,你一定要告诉我真实的情况!康季平说,真实情况呀,就是我小时候得过肝炎,这有什么呢,小时候得肝炎的人多得是,是不是?万丽又回到原来的路上,生了个贾宝将一颗心放回原处,生了个贾宝将眼睛也收回来,一边工作,一边读在职研究生,再也不抱任何幻想。过了些时候,婆婆那边打电话来,孙国海的弟弟也有了孩子,婆婆一个人忙不过来了,这时候丫丫也到了上幼儿园的时候了,万丽便将丫丫从婆婆那里接回来。每天和可爱的女儿在一起,天伦之乐使万丽的心情渐渐地平静下来。但接踵而来的,就是家务繁忙了。

万丽又想了想,玉,爱也说,玉,爱也那小马是怎么回事呢?康季平说,你就不能想想,沈老师和小马之间,也许有什么矛盾,或者,也许有什么更大的交易?人与人的关系的复杂性,不是你我能够看清楚的嘛。万丽说,是的,我觉得挺害怕,眼前有个深洞,我看不清里边是什么。康季平说,我说得不错吧,我说我不放心你,果然让人不放心,我就知道你,你在失意的时候,无论前景多么暗淡,你反而能调节好心态,到了顺境的时候,你就不知所措了,这是典型的输得起赢不起。万丽说,什么是赢啊。康季平说,万丽,我真的放心不下你。万丽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康季平会反复说这句话,忍不住说,是不是我到党校后表现不好,南州有什么不好的反映了?康季平说,恰恰相反。万丽又遇到对手了。本来万丽从办公室调宣传部,我简直惊异是自己要求走下坡的,我简直惊异当然也是为今后有可能再走上坡,但那是今后的事情,现在还看不见在哪里。至于目前,万丽根本就不敢有什么想法,她心里明白,至少在这一段时间里,她得夹着尾巴做人,埋头工作,别无他念。进宣传部以后,与赵军共事,虽时间不长,但两人配合十分默契,万丽工作也很顺手,不多久就已经顶起了宣传科的半边天,赵军又是个很大度的男同志,该是万丽的功劳,他从来不抢,更不会占为己有,部里上上下下,都迅速地知道了万丽工作水平和能力。一直在万丽心头飘浮着的挥之不去的阴云,被她的工作热情一扫而空,心里整个地亮堂起来,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万丽心里很感谢康季平,是他让她走上一条新路,一切从头开始,康季平说得对,她还年轻,还很年轻,还有很多机会。

万丽原以为事情都控制在她一个人的手里,了奚流怎不料偏偏事情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岔道,了奚流怎固执的马部长心里不服万丽的决定,又不便当面抵抗,便跑到李秋那里把事情说了出来,他觉得李秋是个正直公正的女同志,一定会顾全大局,把许红的事情处理好的。万丽再次回到办公室,会有这么个好,舍也不好也是气数就想提前下班,会有这么个好,舍也不好也是气数早早离开这里,她怕柳科长回来,觉得自己不大好面对柳科长,但是柳科长一直没有回来。万丽关上门出来,在走廊里碰上伊豆豆,伊豆豆神神秘秘地把万丽拉到一边,说,万丽,告诉你个秘密。万丽心里一跳,以为是说她扶正的事情,说,你又听到什么流言蜚语了?伊豆豆说,这回不是听到,是见到,亲眼所见。她指着自己的眼睛,强调着事情的真实性。万丽说,别绕弯子了,快说吧,到底什么事情,这么鬼鬼祟祟?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