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苏秀珍很有兴趣地瞪大两只眼睛。 苏秀珍很她说了

作者:糖果志 来源:雅致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0-20 05:55 评论数:

苏秀珍很  她说了。说得很简单。字字句句都像枪子打在我心上。

六九年,兴趣地瞪闹着针对苏联的备战,兴趣地瞪大疏散。街道盾委会要把我遣迭到安徽老家,实际上是 看上我家的房子了,他们想要,想分。但我们一家已经在上两辈就离开安徽,老家没根回不 去。他们就想个办法,以“干部下放”为借口把我老婆下放到西郊区Z村,我算家属随迁。六九年不是备战备荒、两只眼睛全民皆兵吗?毛主席一声令下,两只眼睛全国搞拉练。甭说机关学校;连 工厂商店的人也都按军队的样子,组成队伍,到荒郊野外练习行军,有的一定几百里,定得 愈远愈苦愈革命。您也拉练过吧!穿军装,打红旗,在乡间山野一队队死走。那时人都疯 了,敌人在哪儿呢!不知哪股邪劲儿,好比小孩子做游戏,拿假的当真的,真跟真事儿一 样。

  苏秀珍很有兴趣地瞪大两只眼睛。

六六年八月二十六号早晨。不不,苏秀珍很事情是出在八月二十八号早晨,苏秀珍很二十六号是我家开始 被抄那天。也正是在大抄家高潮时候。忽然砸开门进来一拨中学红卫兵,说我爹是资本家。 其实他根本不是资本家,只是祖上留下下所房子,楼下一间住不了的租出去。顶多够上个房 产主吧。可那时出租就算剥削,不劳而获。稀里哗啦就全砸了。一家人都赶到过堂上跪着 去。我家都是老实人,没见过这市面,全吓懵了。我爹是画画的,解放前一张画送到美国展 览过。红卫兵拿着展览证书看。好呵,你们跟帝国主义有联系,里通外国,特务什么的。我 们简直吓死了。现在想想,红卫兵,那么点儿的小孩儿怎么就把你们吓成那样。可那是“文 化大革命”呀!我们一条胡同差不多人家都被抄网砸啊打啊。说弄死你就弄死你,真吓死人 呀!又不是一砸了事。一会儿来一拨红卫兵,一会儿又来一拨红卫兵,一会儿再来一拨,乱 抄东西,抄走一拨就贴上一张封条。书呀画呀全弄出来堆成堆儿烧。楼里楼外地冒烟;打二 十六号到二十八号,天一亮到天黑,我和爹妈三口就给关在屋里拿皮腰带抽,头发全铰了, 还一次次架到胡同口跪在地上批斗。不让你有一点闲着,来回来去地折腾,人不是人啦。如 果有个地方躲躲就好啦,可躲到哪去?全市都在闹抄家,到处敲锣游街批斗啊,紧张死了, 紧张到极点了,所以我们才不想活了。六六年八月二十三日,兴趣地瞪红卫兵抄家开始。我正在学校写标语,兴趣地瞪宣传毛泽东思想。当时我 还是“核心组”成员。忽然一个老同学骑车来告我:“你们家抄了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我只 觉得天旋地转。跟着就被放在一帮有问题的人里去了,交待家庭问题,挨批判。家里被抄得 一空,那些字画珍品,石涛、高风瀚、任伯年、任阜长的名画全侥成一堆灰。你知道“生活 没有了”是种什么滋味吗?突然一下,全部生活全没有了,好像一条鱼忽然给从水里拉出 来,到空气里,就这感觉。什么安全系数?都是自己骗自己!安全系数——零!我就抱着这 个巨大的零,其它任它什么,一点意义都不存在了。六六年突然间“文革”一来,两只眼睛就像在我们基地扔下了一颗意外的、两只眼睛人为的、政治的原子 弹,全乱了。虽然这年十一月间我还在核试验场进行氢弹的原理试验,取得成功,转年氢弹 又给我们搞出来,可氢弹的基础工作都是“文革”前搞的。

  苏秀珍很有兴趣地瞪大两只眼睛。

六六年我刚打中专毕业,苏秀珍很分配到起重设备厂。那年十八岁。跟您说说家里边的情况,苏秀珍很有 父亲、母亲;奶奶、哥哥、弟弟和妹妹,就缺个姐组。奶奶那年八十岁,和我岁数正倒个个 儿。父亲精神有点病,虽然算不上神经病,反正有点那个,那个是嘛呢,也不是傻,也不是 疯,缺根弦吧。哥哥原先是棒小伙子,一次工伤砸坏脑袋,他倒是真正的神经不正常。弟弟 妹妹还小。家里家外唯一能顶饿的人就我啦。我家这样儿,就算不“文化革命”也够劲了。 可“啪”一下子又来个“文化大革命”。兴趣地瞪六三年进厂管生产得罪一帮人——做梦也想不到写错毛主席语录成了现行反革命—— “文革”时各人有各人目的——拿剪子铰小便——新娶的媳妇憋死了——整人的人个父高升 ——发誓学法律

  苏秀珍很有兴趣地瞪大两只眼睛。

六三年我劳教期满,两只眼睛GG农场要把我送回文化局,两只眼睛文化局不收。农场就硬把我的档案送 到文化局,又给我一个户口条,叫我到所在街道派出所报户口。但我到了文化局报到时,他 们说,一,我是极右分子,应该再回到农场;二,他们没见到我的档案。我一听就急了,去 找档案,迫农场、街道、派出所、公安局都说没见到。没有档案是不能安排工作和找工作 的,生活也就没有收入。从那时直到七九年,我总共十六年没有工作,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无 业游民,靠老婆养着,整天无所事事。是呀,刚才说过了——到了七九年改正右派时,文化 局忽然把我的档案拿了出来。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当然,我会告诉你的。哎,我这样东 一句西一句,你是否能听明白?

六三年院里办个农场,苏秀珍很种莱为主。不是闹自然灾害,苏秀珍很副食供应不上吗,这么搞,叫自给 自足。我就被派到农场干活。这下跟自己专业完全断线了。当时一起去的大多是“老右”, 也有反革命、坏分子什么的,反正全是坏人。最脏最累的活是掏粪,赶粪车到住宅区的化粪 池去掏,再拉到农场。这些人中属我力气最大,身体棒,身高一米八几,算得上一个赳赳武 夫,不怕马踢人。我主动要求“我去干”。粪便在化粪池里发酵后,有厚厚一层浆浮在上 边,下边是汤。勺一杓,粪溅一脸一身。我动了脑筋,改造了粪勺,还拿铁板做个流槽,装 在粪车上。这么一搞效率提高一倍。农场里的人都喜欢我,小青年还称我师傅。这时听说上 边有指示,给“右派”摘帽子,我院分了三个半的指标。我搞不懂,这半个怎么算呀,据说 是按比例下来的,够不上四个,所以是三个半。有人悄悄告诉我,我这次摘帽“榜上有 名”。那时别提多高兴了,干活更起劲。可怎么等也没动静。后来听说,因为庐山会议,彭 德怀一闹,不再摘帽子,又要搞阶级斗争了。农场有人贴出大字报说,小青年们立场不坚 定,界限不清,和“右派”们打成一团。从此没人理我了。我真有点失望,本来以为好好表 现就能摘帽子。帽子应当一天比一天轻,可事实怎么一天比一天重呢!他们说:兴趣地瞪“你现在交待,还有机会。”我说:“我没嘛好交待的。”他们说:“好,回 头!”

他们说我杀我爹,两只眼睛是为了救我爹。确实是为了救我爹。我一直在想,两只眼睛他们和我说的意思 不一样。我救我爹是为了不叫他再受折磨,他们说我救我爹有罪是为了再折磨他。是不是这 意思?我绕糊涂了,到今儿也绕不清。他们听我胡说,苏秀珍很上来三个人用木棍狠抽我,苏秀珍很还用刀背剁我。有个人过去一直没打过我, 我还认为他向着我,这回他也打,而且更凶。—完事回来又把我吊起来打。

他们问:兴趣地瞪“你们留着那套旧军装干什么用?”我就说:“每天穿一会儿,纪念国民 党。”两只眼睛他们问:“你在俱乐部跟谁打过牌?”我就说:“跟蒋介石和宋美龄。”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